挑灯看剑饮清酒

约稿私信

一个精神病的回魂夜

周星驰的电影,其含义往往要比表面内容更加富有深意。

     一场荒诞的闹剧,比鬼魂索命更加鲜血淋淋的是——精神病院里住着一群智商超凡的“精神病”,因为他们超出了一般人的认知,于是他们被世间所抛弃,占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将他们归为异类——“精神病”。

     消灭,桎梏与你相悖的人或事物,似乎是数千万年伴随人类进化而来的劣根性,而周星驰也似乎就是这样的一个“精神病”,无论戏里戏外。周星驰开创了“无厘头”的表演方式,所谓“无厘头”是“故意将一些毫无联系的事物现象等进行莫名其妙组合串联或歪曲,以达到搞笑或讽刺目的的方式……无厘头的行为会造成一个人的言行毫无意义,莫名其妙。(摘自百度百科)”

      刘镇伟所让他所传达的,或许是他自己的思维,一个不受常理捆绑,靠着纸折的飞行器即可在天空翱翔的疯子。电影中的那个Leon,在昏暗的楼道里兀自与一盆百合花对话,这是他的孤独,危难时他让他的花朋友先走,这是他的重义,以至于他在生命的最后,对手拿电锯的Kwan说道:“没关系,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,Come baby!”这其中还包含这一种大无畏的勇气,这份勇气贯穿全线,这些从他教授众人抓鬼克服心中恐惧中可以看出。最后,原本相信科学相信无神论的同伴在这一夜后都住进了精神病院,成为其中一员,他们在Leon回魂夜的那一天在眼皮涂上了可以看见鬼魂的蓝色粉末(这也曾是他们所嗤之以鼻的),等待Leon归来为他们作证,他们戴上了纸折飞行器,告诉相信科学的律师,这可以让他们飞翔,于是意志不坚定的律师重重摔在地上。最终那个带着鸭舌帽,续着浅浅胡渣的男人,走到了抱着他花朋友精神恍惚的Kwan面前,唇角扬起一笑

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朋友多,应酬也多,所以回来晚了,你今天真漂亮。”


2015.4.26.16:30




【小学生文笔,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_(:3」∠)_ 】
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挑灯看剑饮清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