挑灯看剑饮清酒

约稿私信

        Orlando还是十分享受与画家的同居生活的,虽然做爱后Viggo总是让他自己清理干净,只允许他睡在地板或者沙发,但也总比从前那些廉价的出租屋或是肮脏的小旅馆来得强。何况生活作息更是出奇的规律了许多,一日三餐若不是老家伙有时沉迷在他的艺术中,基本还算稳定,事实上,几日下来他还吃胖了几磅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常会看到一些画家完成或是未完成的画作,他会毫不掩饰自己对艺术的无知,而后刻薄的嘲弄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画就是一团乱糟糟的垃圾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想是的,我的男孩儿,但是你还是得靠我创作的这些垃圾养活。”稳重的画家未曾为之气恼过,但不代表他不会偶尔回敬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们朝夕相处,肌肤相亲,似乎又从未有过交集,各自也从未想过要打破这个古怪的现状。与Milan Kundera在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所谓的“性友谊”颇为相似,但无可改变的是——Orlando 不是特蕾莎,Viggo也不会成为托马斯。

        “起来,男孩儿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看起来收拾完备的Viggo拍了拍窝在沙发中的Orando。无聊的肥皂剧几乎要让他睡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Orando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边打哈欠边把嘴边险些流下的口水擦干净。睡意朦胧的他,声线里透着几分专属孩童的稚气,即便只是简练的一声:“哦。”

   

【在考试中摸出的第三部分

【将来应该还会继续穿插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相关剧情,毕竟我最近在看这本小黄书

【不要问我为什么托马斯和特蕾莎为什么不用拼的,因为道理很简单

【我不会

【一样这一次没有错别字,上一次真的是超级丢人(手动再见,拼错单词已经成了被同学嘲笑的梗了

【然而想来我英语还是没有及格

【不得不提刚看完了王尔德里开花风骚的站街简直帅得合不拢腿

【虽然只有三十秒左右,但是还是稍微完备了下小男妓的性格

【最后,没有好心人助攻我标题的话我真的只能叫“大画家和小男妓”了啊喂!(我的优雅画家主人?(我的可爱男妓爱人?

【没错,也许也可以叫,吐槽比正文多系列

【2015/5/11

评论(14)
热度(8)

© 挑灯看剑饮清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