挑灯看剑饮清酒

约稿私信

碰触之后(镜子梗,肉·下)

【以下纯属日常扯淡脑补】

【OOC瞩目】

        然而恐吓只是恐吓,这点力度无论是他们其中哪一个都知道这是微不足道的。Viggo的两指先后刺入那狭窄的甬道探索他身体的秘密所在,指腹有规律地按压着周边的软肉,为他后面的动作做好准备。Orlando时不时会因此发出几声闷哼,脚下的镜子诚实的反映出了他感到享受时的媚态。他反射性的闭上眼睛,是因为羞耻折磨着他,却也存在着无法否认的快感,Viggo在他耳畔的低语,像是迷航中鲛人的吟唱,引诱他卷入诡谲可怖的漩涡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看呐,多漂亮啊,你的身体。”Orlando的下颔被Viggo扼住,强制他低头面对真实的自己。Orlando却只以不住的摇头来拒绝他。即便Viggo撬开他紧闭的双唇,探入他温热的口腔,仿佛是要逼迫他那些深埋心底的真情。

硬物抵在喉头令Orlando近乎窒息,想要作呕。,可面对如今不堪的身体,痛苦不及后者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声低沉的叹息在耳边久散不去,可以倏乎而来的狂风骤雨让他无法思考那一声轻叹的含义。

         充分的扩张让Viggo的进出十分顺利,也让他在Orlando体内肆意的横冲直撞更加畅通无阻。他一面扶着Orlando的腰肢,一面将手指从他的口中退出,一路下滑至咽喉处,抚摸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杀死我吧。”从方才开始到性爱至今,Orlando沙哑的说出了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,我会的……”Viggo蓦地发力扣住他的肩胛,用力往他的深处一顶。Orlando张口,却只剩喑哑。他含住他的耳垂,舌尖不时舔弄那个与他相同的小洞,这是属于他们的联系。“我会的,我会,操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没有谁是受害者,他们谁都不好受,他们把彼此折磨得伤痕累累。镜子悲哀的倒映出两具相拥的躯体,一个摸不清现实,一个逃避现实。

“你很漂亮,你很干净,只是你从未得知,我亲爱的男孩儿。”

【一个仿佛甜梗最后变成一个仿佛虐梗?

【嘛,是时候走进内心世界了嘛

【拖了这么久的肉真是非常的抱歉!

【如果不够吃在以后整理好的【真·正文】应该还会再加

评论(4)
热度(15)

© 挑灯看剑饮清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